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

[澎湖大網聚] 澎湖時報0821好文章推薦

Hung-kuang Chang
Hung-kuang Chang 2013年8月21日 16:41
澎湖時報0821好文章推薦
[澎湖人談澎湖事]─專欄名稱
澎湖是一種血統
文: 賴瑩蓉
編者按:這是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,作者文筆流暢,並具新聞感從與故鄉緣份很淺的逢春伯破題,寫到捍衛丈夫柯文哲醫師榮譽的犀利人妻─澎湖女兒陳佩琪醫師。道出澎湖人的志氣與尊嚴,令人感佩,特別推薦與讀者分享。
「澎湖」對一般人來說,是地名、是島嶼名;對有些人來說,卻是出生地、還是一種「血統」。
(一) 遇見逢春伯
在高雄住家附近的公園,認識一位逢春伯,他對我特別關心特別親切,因為他說:我們都是澎湖人。
其實,逢春伯和故鄉的緣份很淺。
逢春伯說他是民國二十二年在西溪出世,他的阿公是廟公、懂漢文,所以給他取一個好名字:逢春。逢春九歲的時候父親過世,他和家人靠撿拾田裡別人收成後殘留下來的農作物維生。光復初期,日子更艱苦,十六歲那一年,他搭船到高雄投靠在三塊厝開牛車店的三叔學作牛車,那時候「吃無飽、睡結腳」(吃飯無法吃到飽足、睡舖太小腳無法伸直)。
在牛車店工作一年後他就離開三塊厝,到沙仔地(鹽埕埔)的「販仔間」批貨,肩挑扁擔賣粉粿、賣壽司、賣檳榔,遊走在妓女戶和賭場討生活。後來,他入贅成婚,結束一個人漂泊的生活。
婚後他在七賢三路擺攤賣涼水、賣檳榔,辛勤工作。至今他是高雄地區檳榔的大盤商,有房有地,還在泰國投資種植檳榔。
逢春伯說,他到高雄早期窮困又入贅,被許多人瞧不起。但是,他覺得自己是澎湖人,有一種尊嚴和志氣激發他。成功之後,他回澎湖修祖墳,那已經是離開故鄉很久之後了。
他告訴我,他是澎湖人、他的兒子跟他姓的就是澎湖人、他的孫子也一定是澎湖人,雖然他的兒、孫都不是在澎湖出生,也幾乎沒有去過澎湖,但是屬於澎湖人的「血統」要傳承。
(二) 疼惜陳佩琪
柯文哲的妻子陳佩琪醫師,是我們馬公高中的學姐,雖然和她素昧平生。那一天,她以「犀利人妻」的姿態在螢光幕現身,我感受到澎湖人的血統拉近了我們的距離。
不同於逢春伯把澎湖人「血統」傳給子孫,陳佩琪醫師與澎湖人之間是出生地和人際網絡交織出來的澎湖人「血統」。
首先,我感受到一點點關係的是我們的父親是馬小同事,還聽說她和柯醫師的媒人是另一位老師;我的大舅媽和她的母親是親姐妹,聽說過她的母親會到台北幫忙她照顧小孩。接著,聽住在同一棟大樓的澎湖人高太太告訴我,佩琪是她女兒的同學,然後會補上一句,好久都沒有看到佩琪了;公園運動的澎湖阿伯告訴我,陳佩琪醫生的伯父就是我們澎湖小兒科名醫陳騰蛟;我的好友告訴我,陳佩琪是她們那一屆的榜首,第一年考上台大森林系,因為立志當醫生,第二年重考終於考上台大醫學系。昔時馬公高中的老師看了電視新聞說,佩琪一直都是瘦瘦的,氣質和她的母親一樣高雅。
似乎她在螢光幕出現之後,周遭的許多澎湖人都能說出一點和陳佩琪醫師有關的資訊,表達出一些對她的關懷,彼此之間雖然沒有直接相通的血緣,但是有一種相同的澎湖人「血統」。很多時候,這一種血統認同的力量,凌駕在血緣之上。
曾經有朋友和我聊過,澎湖人,離鄉再久還是澎湖人;外地人,到澎湖再久還是外地人。這一種視澎湖人為「血統」的封閉觀念,有一點不可思議但卻是一股可愛的能量。
所以,才會有在公園遇到逢春伯那種親切的感覺;也才會對一位沒有見過面的陳佩琪學姐有一種疼惜的感覺。
[澎湖旅台鄉親,目前擔任教師]

查看 Facebook 上的貼文 · 編輯電郵通知設定 · 回覆此電子郵件發表回應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